Sebastián Kind

Argentina
年获奖 2019
Sebastián is the Undersecretary for Renewable Energy in Argentina. He is the architect and primary driver of Argentina’s RenovAr program, which has attracted over $7.4 billion USD in clean energy investments resulting in more than 4.5GW of new renewable energy development in its first three years. Sebastián’s vision is to adapt this model to finance renewable energy in emerging markets that can’t currently access global capital
阅读更多

Tzeporah Berman

Canada
年获奖 2019
Tzeporah Berman has a long record of leading and winning major environmental campaigns and negotiating significant policy victories. Now she is focused on curtailing the global oil and gas supply. She was a creator and lead negotiator of the Great Bear Rainforest agreement that protected 6 million hectares of old growth forests, co-founded Stand.earth (previously ForestEthics), and was co-director of Greenpeace’s Global Climate and Energy program
阅读更多

子雯

中国
年获奖 2016
子雯是为蓝GoalBlue 的创始人,为蓝GoalBlue 是中国的新兴非公益组织,旨在在中国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城市人口和千禧一代中推行持久的低碳饮食和生活方式潮流。 她首先着手解决中国增长最快的两个排放源:肉类消费和私家车拥有量。她的工作通过真人秀、社交媒体、活动,以及与消费产品品牌和名人的合作吸引人们的关注。她希望让自行车成为大城市中最吸引人、最常见的个人出行方式,并将中国红肉消费的预期增长放缓40%。她的饮食改革战略是利用文化运动来降低高碳肉类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同时为植物性食品的生产和分销创造新的市场机会。 自2016 年启动以来,为蓝GoalBlue 已经制作了一些著名的公共广告活动,其中包括中国最著名的电影和电视明星,通过微信上的热门话题获得了数千万的视频观看量,将营养和园艺培育试点带进数百所学校,并与大型体育和娱乐公司合作制作大型公共活动。 Climate Breakthrough 第一次见到子雯时,她已经在中国野生动物救援协会工作了12 年,并担任该组织的首席代表,在管理一个15 人的办事处。在野生动物救援协会任职之前,她是中国主流电视节目的导演兼制作人,其中包括中国中央电视台和湖南卫视。 子雯是野生动物救援协会非常成功的团队的关键成员之一,该团队因其在中国改变游戏规则的鱼翅汤运动而名声大噪。由于野生动物救援组织的工作,鱼翅汤消费急剧下降,代表着中国人饮食习惯的持续改变。子雯有着非凡的动力和抱负,以及独一无二的中西结合技能,这使得她能跳出常规思路,创造性地思考,同时也能在中国的大环境下成功地运作。她与知名人士及中国的高级官员有着深厚的合作历史,所以他们都在支持她的运动。
阅读更多

John Hepburn

澳大利亚
年获奖 2016
John 是日出计划的执行董事,也是解除与煤炭的友好关系(Unfriend Coal) 的联合创始人,后者是一个呼吁保险公司退出和停止承保煤炭的非政府组织及社会运动网络。   该运动已经取得了重大的进展。欧洲有超过15 家保险公司,包括安盛、安联和苏黎世,已经做出重大承诺,保证减少或取消他们与煤炭行业的财务联系。解除与煤炭的友好关系的战略是,使煤矿和工厂更难获得必要的保险,但也会阻止这些保险公司管理的大量资产被投资到煤炭上。 John 是澳大利亚日出项目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在2012 年成立日出项目之前,John 作为活动倡导者为绿色和平组织工作了十年,在此之前,他在为地球之友效力。John 是一位连续创业家,已经创立了许多注重环保的小型企业和业余项目。 John 在很大程度上被公认为是在制定和实施一项阻止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产业扩展的战略。鉴于煤炭产业被广泛地认为是澳大利亚经济的基石,我们对他的抱负的大胆性,以及为实现这一抱负系统性地实施长期的社会运动战略的能力尤为印象深刻。 John 对Climate Breakthrough给他带来的创造新运动以显著减少气候排放的机会兴奋不已。他很快就通过创造性的映射流程开始对各种各样的新气候运动干预想法进行调查。将关注点缩小至金融行业之后,John 决定开始利用社会运动的力量将保险融资从化石燃料行业中剥离出来。
阅读更多

杨富强

中国
年获奖 2017
富强正主管一个在中国设计石油消费上限的项目,该项目能帮助中国“跨越石油时代”并快速转向清洁能源。 富强是中国国家科学研究开发公司的气候变化、能源及环境高级顾问。他拥有丰富的经验,并在协调多个机构的研究及影响中国的环境和能源政策变化方面有良好的记录。人们普遍认为,他成功地推动了中国煤炭消费上限的制定,其已被纳入中国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十三五”规划。 富强的突破性理念是建立在确保煤炭排放上限的模式基础之上,并推动中国实施全面的石油消耗上限,使全国的排放量到2020 年达到峰值。他的愿景是开展令人信服的经济和规划研究及试验项目,尽快证明限制中国石油消费的益处并为中国经济实施限制提供计划和途径。 [quote quote=" “本项目的研究领域和工作极具价值;我们需要系统、全面、深入的研究来展示未来的石油替代之路。”" byline="——潘家华,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 富强带来的组织网被分为五个工作组,他们将开发证据,证明石油上限将如何增强中国的石油供应安全,并使得中国的石油消费和开发更为高效、绿色、低碳及可持续,从而帮助中国“跨过石油时代”,以进入清洁能源时代。 在看到创新的机会时,富强那超越自己过去的专业知识而作出的分析的演变令我们印象深刻。他对如何推动中国的政策,及在能源领域建立强大的政治企业利益相关者网络有着深刻的理解。他正在创造性地思考为什么取代石油的方法需要与取代煤炭的方法不一样,他也在思考如何在过去成功的基础上继续研究。考虑到他在该领域的地位、声望和成功历史,他对新理念和探索其他策略与战略的开放态度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阅读更多

Bruce Nilles

美国
年获奖 2018
Bruce 是塞拉俱乐部超越煤炭运动的创始人,该运动阻止了美国新建煤炭工厂的热潮,并确保美国一半以上的煤炭舰队退役。Bruce 正在利用他作为Climate Breakthrough获奖人三年任期的前六个月探索减缓气候变化的新战略——包括如何消除美国建筑物和住宅里的天然气。 Bruce 由于作为集中于减缓气候变化的杰出创新战略家而被选为Climate Breakthrough Project 奖得主。作为全球弃煤运动的先驱之一,Bruce 在2000 年初提出的挑战美国的150 座新建燃煤发电厂的设想最初被认为雄心勃勃地可笑。然而,就在十多年后,不仅这些电厂中的90% 被叫停,而且美国现在的530 家燃煤电厂中的270 家也在计划撤退。 Climate Breakthrough Project 的建立是为了帮助Bruce 这样的领导人,他们在面对渺茫的机会时,也将宏大的愿望变成了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我们的目标是提供必要的资源,让Bruce 后退一步,探索新的愿景并选择他的下一个大目标。 Bruce 已接受洛基山研究所的任职,他将在这里安家并启动新的工作。在他作为Climate Breakthrough Project 获奖人任期的前六个月里,他计划探索几个应对温室气体排放的新方法,其中包括逐渐淘汰天然气的使用及与其相关美国大楼中危险的甲烷泄漏,在国际上分享超越煤炭运动的经验教训,以及规划美国的煤炭走向。 我们期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看看Bruce 的想法和愿景是如何发展的。
阅读更多

Tessa Khan

英国
年获奖 2018
Tessa Khan 与人共同创立了Climate Litigation Network,支持利用法律作为工具,大幅提高国家气候变化减缓目标的努力。该网络支持将诉讼及运动组织作为更广泛努力相辅相成的元素,为各国政府采取气候措施带来空前压力。其对国际人权法律的重视,为气候诉讼提供了一种新颖的、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方式。 我们很高兴能够支持Tessa 的工作。数十年来,国际人权诉讼在推动国家层面的行动方面非常有效,我们希望Tessa 的多学科方法能够与其合作伙伴的工作相结合,帮助为全球气候变化减缓行动铺平道路。 凭借Tessa 在人权法律、倡议和运动组织方面的资深背景,以及她与合作伙伴建立牢固关系的非凡能力,Climate Litigation Network 已做好充分准备,强化政府对气候变化不作为的法律责任。我们为她提出的新观点感到振奋,这些观点将促进气候变化减缓措施的突破。 由本地推动的战略诉讼是一种强大的工具,可促使政府采取措施,保护其公民免受严重结构性危害及不平等危害。 “Tessa 了解战略诉讼如何发挥作用。她明白,真正成功的诉讼不可能凭空发生——案件需要来自围绕其展开的基础广泛的社会运动以及活动。这便是其与该领域其他诉讼律师方法不同之处。Tessa 的工作将真实的人置于气候变化诉讼的核心,这特别令人高兴。” -- JUSTICE总监Andrea Coomber Tessa 向各国政府及机构提供有关其人权责任的高水平建议,包括受委托撰写关于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背景下的政府责任的专家论文。Tessa 曾参与一系列国际人权和人道主义诉讼,包括在非洲人权理事会、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办公室的成功行动,Tessa 还在亚洲说服多个国家人权委员会正式承诺进行域外人权保护。这些承诺已载入《域外责任曼谷宣言》之中。
阅读更多